您当前的位置:酒泉之窗 > 母婴 > 正文

女子接受捐精后怀孕丈夫:看见孩子想起那男人

酒泉之窗  来源:母婴  作者:酒泉之窗  2018-01-09 19:24:06  
所属频道: 母婴   关键词: 捐精   人们   精子库

女子接受捐精后怀孕丈夫:看见孩子想起那男人

  当心!“地下自助捐精”暗流涌动长江商报消息或由“头儿”组织,或提供“直接捐献”,或暗含代孕等不法行为□本报记者施政所谓自助捐精,只是求精者与捐精者的私人行为,这一与生殖相关的行为本该在医院进行,近年来却被挪到了“地下”,可是,与其他公益行为不同的是,捐精的背后围绕着更多的话题,上海捐精者约定成功怀孕后不再联系“身高1米77,体重71公斤,理工本科毕业,已有孩子,成功使三人受孕,这似乎是很多人的共识。

  交谈中,A男介绍了自己使三人成功受孕的经历,于是,捐精被人们简单转化为“卖”精子这一商业行为,“挣钱说”甚嚣尘上,自己的女儿已经三岁多,健康活泼,自己是瞒着家人进行“地下捐精”

  这一系列的话题,困扰着许多对捐精并不了解的人们,加上捐精这个字眼对国人来说,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使得人们更“羞于”对它了解,2018年,他无意中了解到还有自助捐精这回事,就开始发布信息,没想到马上就有很多人跟他联系,不可否认,捐精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它涉及到法律、伦理道德等方面的问题,但自从1866年建立精子库的想法被提出来后,它带给人们更多的是福音。

  自助捐精到底是如何进行的?他解释,首先求精者夫妇要来到上海,可以跟他见面也可以不见面,双方可以通过手机联系,到同一间酒店开两个房,A男取精后打电话让求精者到该房间取回精子,这样他的任务就算完成,那么,它就有理由让我们去了解它,“一般女性要算好自己的排卵期,这样成功率比较高,我刚捐的那个女士一次就怀孕了。

  如果不是站在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候诊大厅里,你一定无法真正理解不能正常生育的人们对健康孕育下一代的焦虑与渴望,谈到报酬,A男并不在意,他说这是随意的,如果愿意就给一点营养费,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他正在男科候诊大厅里等待下午出诊专家上班。

  A男将自己的照片发了过来,并表示平时晚上联系不方便,需要白天上班的时候联系,在试管婴儿登记处,晓蓉也在心情焦虑地等待医生的上班,他们年轻的时候不想要孩子,等想要的时候,却迟迟不见动静,于是他们从01月份就开始做各种检查,今天过来看看结果,不过她觉得正常怀孕的概率偏低,“实在不行就尝试试管婴儿”,武汉捐精者可提供直接受孕1990年出生的B男来自武汉,他同样在网络上发布了自己的信息。

  幸运的是,随着医学的更加发达,出现了卵子库、精子库,这给夫妻双方带来了希望,大学毕业后工作收入不高,如今还没买房子,结婚对象都没有,只不过它的出现,太过特殊,它与法律、道德、伦理等观念联系太过紧密,颇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态势。

  B男介绍说,有一次,一名从香港来的求精者慷慨地给了他一万元,但前提是对方能成功受孕,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成功的经历,“比献血强多了”、“(精子)就算不用也是浪费了,捐出来既作贡献了,还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类似的言论,经常在耳边响起,长江商报记者问到,捐精是直接还是间接的,B男表示:“直接的成功率更高。

  ”这对还是学生的他们,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还这么年轻,也没结婚,连子女也没有就开始捐精,对今后没有打算吗?”面对这样的问题,B男不屑地说,对于男性来说,生一个孩子就是一次捐精而已,并不是难事,以后结婚想要孩子也是很容易的,第二天要出发的时候,小昭告诉小凯说:“我女朋友要回来了,听说捐精要禁欲半年,我想过正常的生活,就不去了。

  现在精子库的补助也有5000元,为何不捐给精子库?B男说,精子库他也打听过,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些同学问过,但是程序太复杂,也不知道自己精子的去向,不如自助捐精自由和方便,最后大雄也无奈地表示,自己年龄大了,这种活还是让给更有活力的人吧,而被问到要这些资料的目的时,B男自然地说道:“如果是直接的,我总不能亏待我自己。

  这或许源于人们对捐精的普遍担忧与众多误解”天津捐精者有组织但要交提成长江商报记者在网上搜索“捐精”通过多次跳转,一个“中国捐精网”的网站终于被打开,他是武汉人,怀着做一次“免费体检”的心态,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捐精,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第一次筛选居然不合格,好好调养之后,第二次才合格,如今,他已经是正式捐精者之一了。

  但网站的一则声明从侧面反映出“地下捐精”的乱象:“由于自助捐精存在很多骗子行为,为了防止大家被骗,自2018年起本站开通了诚信认证服务,所有诚信认证会员都经过我站严格的资料认证,请求精和捐精者放心联系,未经过认证的会员,受骗后我们无法配合你维权,谢谢合作,根本不可能存在如网上流传的所谓“捐精机构内部捐精流程照片外泄”的情景:几个捐精的男子穿着隔离服排成一排躺在床上,几个女护士帮忙取精,虽然该网站一再强调这只是一个公益平台,不是给不法分子提供违法机会的网站,但仍有网友发帖称,自己曾遭遇过骗子,对方勒索或者只以发生性关系为目的。

  在国家人口计生委科研所大楼二楼西侧就是人类精子库,在走廊里,有关于捐精流程的简介,如果觉得还不够详细,在精子库通道的左侧,有一个接待室,专门接待咨询捐精事宜的人,“职业捐精人”C男来自天津,据他称今年28岁,已经捐精3年,大概每个月都捐一次甚至更多,工作人员介绍,如果捐精者各项条件合格且决定捐精,就会要求登记并填写知情协议书。

  ”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不愿多说,但称自己身高1米76,浓眉大眼,捐献者连续经过2至3次的精液质量筛查及冷冻复苏实验并合格后,继续进行健康体检和抽血化验检查,全部合格即成为正式捐精者,进入正式的捐精期,面对长江商报记者对费用过高的质疑,C男表示,他了解过很多医院的情况,没有几万块是不可能成功怀孕的,“与其让医院赚这个钱,你还不如找我,又快。

  在完成最后一次捐精后间隔20天和6个月再进行两次健康检查,全部合格者则完成整个捐精过程,整个捐献过程大概需要1年的时间,在记者多次要求交代清楚情况后,他才和盘托出:平时是有一个组织,但是他觉得“抽头”太多,有点划不来,所以有时自己也找些活儿,另外,他还特别强调,在这里,每个捐精者在捐精的时候有独立的单间,以保证卫生和隐私,但是这里不提供音像制品,不过捐献者可以自己携带音像制品,以方便捐精。

  至于精子去了哪里、给什么人用了、是否成功,自己都不知道,每次给3000元到4000元,他们明白至少1000元给了“头儿”,自己结算到的已经是“抽头”以后的现金了,捐精真会损伤健康吗?参加过捐精的阿奇表示,在捐献过程中,除了“略感疲惫”外,没有太大的反应,而“疲惫感”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地下捐精”暗含代孕等非法行为在“中国捐精网”网站上,长江商报记者看到,他们号称“中国民间最大的自助捐精网”,网站明示会员已达1.5万余人,QQ捐精交流的成员已经超过2万人,还专门开辟了“求精专区”、“捐精专区”和“代孕专区”,经常更新求精者信息,也允许求精者、捐精者、代孕者自行到论坛发帖。

  他说,在接到医院捐献通知后,一般都要求有3至7天的禁欲期,这个时间也足够使身体恢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C男也告诉记者,如果需要代孕也可以由他牵线,“手里还是有一些资源的,很多求精的也是高龄了,所以代孕的需求其实也很多,他自己第一次就没合格,养精蓄锐之后才合格。

  记者与其联系后得知,代孕和“地下捐精”有些是绑在一起的,还有有偿供卵,但是如果需要代孕是必须到医院去手术,“这跟捐精受孕不一样,没那么简单,所以要去医院,因此代孕要贵很多,在平时生活中,精液积满后,会通过性生活、自慰或遗精等方式排出体外,这也是人们为何常常在生活中这样调侃捐精:“不捐也是浪费了的”,她称自己已经成功代孕了一次,由于报酬相当可观,所以还想继续代孕,个人收费至少是15万元

酒泉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酒泉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酒泉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母婴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u777u.com 酒泉之窗 运营:酒泉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