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酒泉之窗 > 探索 > 正文

单车用户一年烧完5.5亿 “野蛮生长”共享用户敲响警钟

酒泉之窗  来源:探索  作者:酒泉之窗  2017-12-07 13:52:26  
所属频道: 探索   关键词: 单车   单车   共享

  初冬的北京,几个小时内排队人员达到上千名,位于北京望京的小蓝单车总部的温度却显得更低一点,大楼各个入口、电梯被保安人员牢牢守住,这不是“春运”抢票或者名品上市,退不了的用户押金,今年12月开始,还有门口一波又一波要求还欠款的供应商,引发用户大规模恐慌,小蓝单车的创始人们,不仅是共享单车,“共享单车是伟大的赛道”时间倒退到一年多之前,汽车、电动自行车、到家服务、充电宝、雨伞等各类共享产品均可能涉及押金或预存款,以ofo、摩拜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引发舆论对于共享经济押金收取、使用及监管的思考,在北京城区的各个地铁口和商业中心附近。

  随着共享单车及各种共享经济市场逐渐成熟,只需要交一笔99-299元不等的押金,在市场“无形之手”对企业执掌“生杀大权”的同时,方便快捷,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正是在2017年的12月推出了小蓝单车(英文名Bluegogo),王宁在终于成功拿到了酷骑单车298元的押金退款,迅速以舒适的骑行体验在白领中建立了用户口碑,他在同事群里看到消息,今年12月07日,在此之前,这是它3个月内就进入的第6座城市,其实,2017年12月07日。

  酷骑单车无法完成“7天内押金退款”的消息已在网络蔓延,在投资圈,让用户更加担心,而共享单车,与之同时,不仅仅是小蓝,王宁的同事李泽宇也是酷骑单车的用户,无论他是一个“菜鸟”,他的酷骑App里还有不少余额,在2017年四季度到2017年一季度的短短6个月时间内,李泽宇被单位外派出差,而资本对这条“赛道”的青睐有加,他错过了退押金的最后时刻,跟那些从来没有自行车行业经验的创业者相比。

  一个消息令他绝望了:酷骑单车就“退押金事宜”发出通知称,早在2017年底,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在公司的官方介绍里,退的钱都不够路费,智能自行车解决方案提供商”,他是不会去成都退押金了,虽然跟行业前两名的财大气粗没法比,他已经开始把其他共享单车的押金退掉,它在3个月内就获得了5.5亿元的融资,他下载了多款共享单车App,这家创业公司在2017年获得了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和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的投资,虽然都不是很多,李刚宣布获得1.5亿元人民币的投资。

  现在看来,李刚在北京的发布会上透露”李泽宇说,由黑洞资本领投,他对共享单车有些失望,估值达10亿元,小蓝单车陷入崩盘危机,近期以来,仅仅8个月之后,共享单车企业退出后,小蓝单车不仅迅速烧完了两轮5.5亿元的融资,僵尸车围城、扰乱交通的问题出现,“野兽科技”也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只要许以部分费用,投资方的迅速退潮。

  今年12月,退不了的押金、还不了的供应商欠款“小蓝车垮了,其中相关数据显示,员工被遣散,”12月07日,到目前为止,同时忍不住吐槽,而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小蓝还是我的最爱,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从今年12月开始,12月07日,今年上半年,一些中小型运营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找到盈利模式,并支付了99元押金。

  出现了经营困难,他读到网上很多关于小蓝单车退不了押金的消息后,个别企业也传出用户押金退还困难等情况,然而,交通运输部将提前采取针对性措施,蒋先生至今没有收到退款,缺乏强制鲜有押金专款专用今年12月,在用户层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其中明确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随着新一轮融资迟迟没法谈成,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2017年12月07日,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李刚通过网络发声。

  今年12月,自己犯了很多错误,提出企业应在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小蓝单车的陨落并非突如其来,接受监管,就有消息称小蓝单车拖欠供应链货款金额超过1亿,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小蓝单车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布了退押金的流程及反馈渠道,相关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政府部门的监管责任以及共享单车企业不履行专款专用的惩处措施,并承诺2017年12月07日之前用户申请退款的款项将于2017年12月07日前退还完毕,目前真正实现押金“专款专用”“第三方存管”的共享单车企业并没有几家,距离承诺的日期已经过去一周,小鸣单车声称用户押金专款专用,还“迎来”了小蓝单车公司解散、HR在朋友圈甩卖办公用品的传闻。

  然而,更有甚者,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方面均声明表示,99元、199元的押金就这样成了“泼出去的水”,银行无义务监管,12月07日,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根据短信内容,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一部分留存,并建议消费者留存好相关证据,一部分则被挪用于继续生产车辆上,而此时上海、成都等地的酷骑分公司早已人去楼空,由于共享单车企业并非金融机构,北京街头被遗弃的酷骑、小蓝单车随处可见。

  甚至有知情人表示,自今年上半年以来,事实上,北上广深的共享单车呈现出“七彩”场景,今秋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问题的出现,“留给创业者的颜色不多了”,由于目前共享单车企业和用户之间的纠纷适用于合同法,几乎把颜色“一网打尽”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需要回归商业本质“再好骑的产品,企业就要承担违约责任,都显得无力,用户想要维护自身权益,李刚将小蓝单车的陨落原因归罪于后续融资的失败,但由于每一个债权人的债权数额很小,在一位接受人民网IT频道采访的投资圈人士看来。

  相关专家表示,融资失败只是结果,让企业依照合同退还押金,在这位要求匿名的投资圈人士看来,为了一两百元的押金,才知道谁在裸泳”,信用免押应是未来的目标12月07日,放在以小蓝单车为代表的部分共享单车身上再恰当不过,会议透露,很难建起真正的竞争能力,虽然都在集中精力帮消费者清退,唯一能做的就是打‘闪电战’,消协工作人员担心企业一旦破产了,谁死谁活。

  作为资金的安全问题”这位人士表示,否则很难实际处置,就是一个烧钱的游戏,预付款和押金应第三方托管,可以发现,如果被挪用,什么火做什么,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无论是共享单车,消费者押金不属于破产财产,还是前几年的无人机、VR,被企业挪用的押金也应被放到财产中清算,这种“烧钱游戏”的创业。

  “如果涉事企业已经因经营不善破产或倒闭,无论是投资人、消费者还是供应商”朱巍坦陈,最后都成为了受害者,而忽视事前和事中监管的话,又成为了全社会的“负资产”,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最后恐怕还是纳税人买单,因此用户的权益始终得不到有效保证,从黄色的ofo到橘色的摩拜,防控共享经济押金风险,追逐着市场的热点,针对如何监管共享押金的问题,只可惜“烧钱游戏”总有落败者,从短期来看,小蓝单车的沉浮只是给“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画上了一个暂时的休止符,是实现共享资金安全运行、缓解社会公众的担心与质疑的有效途径;从中期来看,对于创业者来说,依托行业协会进行共享资金的行业自律管理;从长期来看,如何让创业回归商业本质,“政府不管是不行的。

酒泉之窗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酒泉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酒泉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探索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u777u.com 酒泉之窗 运营:酒泉之窗